× 自我介紹

苏胤

Author:苏胤

× 最新文章
× 最新留言
× 最新引用
× 月份存檔
× 類別
× 搜尋欄
× RSS連結
× 連結
× 加為好友
× ……因为近


A,某民族风原创设计品牌的时尚编辑;B,某巨大复合型传媒集团的公关编辑。
所有人都费解的问我,你为什么要选B呢?

……因为近。

终于因为种种原因被迫敲定的最新工作地点在方庄三环桥附近,从我家打车再堵也就十来分钟;原本甚为喜欢向往,通过层层面试与检测终于获得任用的工作在通县九棵树,上下班倒也是不会堵,然而随时会有太远了懒得回去的危险。
怀着对仙道彰和三井寿的热爱过了这些年,才发现原来自己是流川枫。

我是真的累了。
对于工作,怀着太多的梦想与爱,与满怀期许的恋情很是近似,且倘若稍有不慎,远不止遍体鳞伤即可了事。
一个人只得一具血肉身,何来那么多热量沸腾生命从头打拼。
过去的两年之间,身边人事流转,环境起伏跌宕,在彻头彻尾的商业之中倾轧磨砺,洗练了全部幽雅情结,亦有诸多教训,在不断往复的飞机上过了半个夏天,每个长假均入院三次,最终除了银行账户上的数字,并无得着。
即便是在结束之后,仍有所谓百万投资找上门来,言辞恳切,心意真诚,要你拓田开耕。
我对工作的爱,尚未达到要为之坦然赴死的地步。

说那么好听,你根本就是为了钱吧。为了钱替他老爸抛头颅洒热血的LOC语气鄙夷如是说到。
……你管我啊,比起年薪五六万我更爱年薪十五万和你比起ACUP更爱DCUP有何区别?

食色性也,人类本恶。




× 2010.02.22【华北网通|星座服OBS纪念战】献给蔚蓝的深渊




【00】献给蔚蓝的深渊:魔族,生生不息!!!!!

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为一个网游写一篇如此认真的文章。
但这一刻的感动是温暖的洪水,在这个乍暖还寒的季节奔腾汹涌,直入肺腑。
华北网通的星座服无论是在合区前后从未清净过的魔族频道中,足有六个小时,只被一个声音占据:打要塞吧!
足有一个月之久,自天族拿下神圣要塞以来,魔族公会沉寂,欧比斯鏖战屡败,艰难抗衡的积怨深重,直面现实来看,也唯有胜利,才能让所有的公会、势力乃至闲杂人等在瞬间忘记恩怨情仇,协力同为。
在不禁质疑自身的时刻,我们太需要一次胜利,而每一个魔族的胸口淤血沉淀漫长如许,倾吐殆尽,却只在这一刻。
没有任何一个种族能将清一色的要塞统一维持太久,写下这篇文字,亦不过是为了记得这个瞬间。
这一刻的心情,与外挂遍地的盛大和已然开始疲软的永恒之塔毫无关系,即使明天就将要塞失守,即便明天就将放下鼠标告别永恒,这一刻,也希望能够把这篇文字献给今天所有在欧比斯深渊中血战到底的魔族,献给此刻蔚蓝的深渊。

往昔如旧,似风卷烟尘,这一刻,以血为泪,以剑为尊。

2010年2月22日零点结束的要塞战,自下午4点克罗坦与德奇沙斯要塞开放便已燃起烽火。
卧薪尝胆,蓄精养锐半月之久的战神联盟五大军团回归要塞战,加上前小熊服传奇军团天怒重组并联合暴力解决、天迹公等会,形成了临时的魔族战线联盟,客观来看,联盟本身并不是绝对稳固的整体,与之前彻底统一指挥的天族要塞联盟最好的情况相比,存在的问题着实不少,主战力(战神联盟)与精锐机动部队(天怒王朝、暴力解决、天迹)之前缺乏配合的默契度,散兵占据比例过大,有接近一半的战力都对要塞战严重不熟悉,QSK只能立部队的等等,都是硬伤。
四点开始,表面看来超过百人的部队(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在掉线)全力主攻克罗坦要塞,拿下周围相关实体之后,第一次主力输出部队将守护神将的血量杀至六十万左右,由于战力不足,火焰地狱与血之呐喊相继失守,在两次实体效果之下,被反扑,神将回血。
所有对要塞战有所了解的人都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在要塞战中占据了接近半数的散兵集团,并不是被指挥的命令控制,而是被士气所控制,一旦出现类似被反扑且神将回血的情况,就会出现大量的兵力流失,即便他仍然待在你的部队里,也一样会出现不知所措导致难以有效调度的情况。
第一次进攻被反扑之后,主力部队带着这个流离的硬伤再次强攻,绕过了还需要半小时至四十五分钟才能再次发动的天族实体,魔族把几乎所有DPS都投入到了对守护神将的输出之中,只留下金属甲职业在外防守,天族三次进攻,三次几乎进攻到实体房内,都被艰难的抵挡了回去,就在守护神将只剩最后七万血时,天族顶着深渊之盾效果的部队终于突破了防线,魔族输出部队的DPS数度复活,却始终不能再次凝聚火力突入神将房内,抵死相抗到最后一分钟,终是抱憾。

接近一月之久,除了拉米兰,不曾拿下上层三大要塞的魔族,在些微的距离上错失良机,再次吞下了一口苦痛的积血。

八点,防守古代都市楼,进攻阿斯特利亚,众所周知,这两个上层要塞单纯就副本价值而言,不过是点缀罢了,下层的三个要塞更是被作为调整势力比之用,不论天魔都没有将之放在太过重要的战略点上,战神联盟五大军团联防古代都市楼,尽管天族不时有所骚扰,总算都能迅速压制,而阿斯特利亚也在天迹、暴力解决等公会的联合输出下在10分钟之内被拿下,在为了十点开放的克罗坦、德奇沙斯、拉米兰以及神圣要塞的攻防准备的同时,魔族也成功的防守以及拿下了下层三个要塞。
今天的要塞战,在华北网通星座服的历史上,能够毋庸置疑的被列为漫长之TOP1的最大原因,并不是四点、八点、十点持续的要塞开放,而是从四点开始,为了最后的战役,天魔之间不断争夺实体,刺杀要塞传送师,封锁东西侧茎传送点的战斗,延绵了整整六个小时,未有一刻止息。

晚十点,最后的狼烟燃起,金戈贯野,烽火连天。

战神联盟的五大军团主力防守神圣,通往深层的飞行环上每个环口几乎都有一个部队驻扎以待,以血拼血,严防死守,天族的STAR与梵天公会的联军数度进攻,却一直未有部队能够突破飞行环的阻滞成功占据实体。
天迹军团在战斗开始前变屠戮东侧茎传送点,阻止天族集合,并且数次分兵精锐抢下上层实体,要塞开放之后,与天怒王朝部分人马配合刺杀德奇沙斯与克罗坦传送师,随后迅速转战无人防守的德奇沙斯,此刻德奇沙斯内的神将已有大约两个部队的人马输出相当时间,血量跌至百分之六十左右,天怒王朝部队随后也加入到德奇沙斯神将的输出之中,十五分钟后,德奇沙斯要塞由兄弟凯旋公会成功占领。
就在德奇沙斯要塞战几近结束的同时,死守克罗坦的天族部队与从神圣要塞的攻击线上退下来的天族部队汇合,开始强攻拉米兰,天怒王朝部队迅速回护拉米兰的下级神将,与天族部队在深渊之盾上展开厮杀,短短五分钟,深渊之盾三次易主,天魔将校的死亡信息从未停息,内心弥漫的血气,几乎从脑海深处传达至鼻腔。
神圣要塞局势渐稳,战线压力几乎都到了转移到了拉米兰,就在天怒王朝部队的防守告急的时刻,暴力解决公会将已经攻打至半血以下的守护神将留给了散人部队,全体火速增援拉米兰要塞,天迹公会与战神联盟也数度发动占领实体以及要塞祝福,天族部队最终饮恨外围,拉米兰的下级神将始终没有下降至四分之三以下。
克罗坦要塞的上级神将,就在拉米兰血战正酣的时刻,无声的倒下。

这一晚,有一些声音是无法忘记的。
德奇沙与克罗坦的进攻中,天怒会长在YY里吼:“谁进去输出我TM抽谁!天怒今天就是坚守外围!”
拉米兰防守告急时,暴力解决领军说:“天石,顶住,我到了。”
战神联盟部队长:“无限打1,无论你是防守神圣还是拉米兰,进攻克罗坦还是德奇沙,打要塞的就有人组你!”
克罗坦与德奇沙斯攻占结束后,某散人部队长:“我们部队的谁都别退,今天拉米兰丢了就是全魔族丢人,坚守到12点!”
一个30级的小治愈在神将房间里呐喊刷屏:“死了不能起的M我,专业复活。”
……
愚拙如我,无法记下每一个人嵌入心坎的那句说话,无法铭刻每一个人在战场上并肩相抵的名字,因为在战神、天怒、天迹以及暴力的YY之间来往较多,且多由这几个军团系统性计划性的占据实体较多的缘故,记叙上难免有些偏颇之嫌,但这一晚,将这些前一刻还有诸多嫌隙摩擦的军团联系起来的,却正是我无力一一点名的这些四处游走,近乎盲目的,竭尽全力输出的人们,在你们的目光与鲜血之前,恩怨褪色,悲喜无碍。
这一晚的胜利,不属于任何一个军团,只属于在此之前以血为泪的魔族。

在那一刻之前,天怒王朝曾果决放弃防守自己的拉米兰要塞;
在那一刻之前,尽管频道中沸腾不息,却并没有几个要塞战的老手真正认为我们能够达成统一欧比斯;
在那一刻之前,克罗坦与德奇沙斯中出现的任何一个红色菱形标志都让我们如同惊鸟;
但你看——
在那一刻之后,欧比斯与戈壁边陲万里无云的天空一样是清澈的蓝。

※大战结束之后,为了力求客观,笔者先后向战神、暴力、天怒、天迹以及天族要塞联盟的相关人员就战况进行了详细的询问,必须承认,在这场统一欧比斯的这场漫长攻防战役之中,天族未能很好的统一进攻与防守力量是魔族制胜的关键。
忽略之前同盟中出现的矛盾导致兵力减损不论,紫云阁、STAR与梵天这三大主力公会在到底是进攻神圣要塞还是进攻拉米兰,以及在进攻神圣要塞失利之后到底是防守还是进攻这两个至关重要的决断上出现了比较严重的失误,意见不一与沟通协调不足造成了战力的分散,对魔族的牵制效果当然也就大为降低。这些失误导致了今晚的大战中,天族最具威胁性的一次进攻仅仅损伤了拉米兰守护神将不到四分之一的血量,这对于已经有过长期合作,对要塞战有充分经验的本服天族要塞联盟来说,实在不是值得称道的表现。
保持着理性的态度,客观来说,如果天族要塞联盟能够发挥出他们最初组建时期的狠劲与统合性,姑且不论克罗坦与德奇沙斯是否能够顺利拿下,至少魔族今天是否能够在如此重压下成功防守拉米兰就是一个未知数。

勾践卧薪尝胆是以灭吴,天魔的势力在欧比斯的涨落本身就是一个周而复始的循环,当初天族被魔族压制甚久,因此要塞联盟应运抬头,甚至一鼓作气拿下了神圣要塞,魔族歃血饮恨欧比斯渡过了这个阴郁的新年,才有今日一统欧比斯的局面。正如公会沉浮,势力涨落,作为网游玩家,在全情投入之时也要尽可能保持心态淡定,头脑清醒。
而作为一个魔族,仍旧私心希望今日的胜利与胜因都能够被记得尽可能久。
长盛不衰,是一个虚幻的希望,在此援引今日频道中一位星战迷(应该是)玩家的话:
惟愿,魔族,生生不息!!!!!


【01】献给战神联盟:荣辱一战,至死不渝

提及华北网通星座服的要塞战,战神联盟绝对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名字。
出身于华北网通南三角服务器的战神联盟,本身并不是主导全服势力的大型公会,公会元老曾经笑言,当年的战神,两个队与两个部队的天族顶着打,打不下来也就认了,姿态甚是洒脱。颇能对战神的理念做出注解,一个字:战。
金牛、南三角、大熊、小熊与杜鹃合服之后,军团长红色蔓延顶着一个“以战为荣,以神为名”的YY签名,给自己烧了大概一升白开水摆在电脑桌上,便姿态鲜明的与无数大小公会的军团长开始了磨合商议。
中间过程,笔者不得而知,但全服玩家都有目共睹,这之后,战神联盟成军,五个军团每天在欧比斯中横刀立马,死伤无数,洒血练兵。
自星座服合服以来,战神联盟在上层要塞战的战线上烽火连天,除了战神内部五团均匀分配要塞所得之外,对其余参与要塞战的人也以“无论是否战神联盟军团的人,只要参与战神要塞战攻防的弟兄一律可以享受DKP积累兑换金勋章”的政策,颇为叱咤了一段时间,更一度将所有上层要塞收纳囊中,天族苦于没有上层要塞本可下良久,对战神的恨意之余,毕竟还是服气的。反观魔族这一方,由于种种原因,倒难免有些百味杂陈,对于战神对上层要塞的“垄断”,深表赞赏感佩的有之,出于各种目的颇有微词乃至不屑有加的有之,漠然视之的也不乏少数,利益与荣誉感的缺失,对于在深渊占据了较高势力比的种族来说,是一个终究会出现的问题。
就在战神联盟一度放眼神圣要塞,不论天魔都认为那一天将被提上日程的时候,这个大型军团也渐渐陷入了孤立状态。
客观来说,一个拥有在要塞中绝对主流的力量(五个满员军团统一指挥调度)的军团,一个囊括了所有上层要塞的军团,一个在一场要塞战中能够获得一百个以上金勋章的军团,无论它是否高风亮节行为举止无可指摘,想要不被诟病,不被议论,不被质疑,那真是痴心妄想。在此,战神联盟军团的成绩有目共睹,他们的功过也就不再重要。
曾经,战神联盟两个队顶着两个部队的天死磕,后来,战神联盟两个军团压着两个部队死磕,今后,在要塞战争的第一线,最后一个顶着这个军团名的人的最后一刻,还是在与天族死磕。
战,是他们最初也是最后的信念。

【02】献给天怒王朝:血葵花王朝归来,铁甲依然在

对于昔日小熊座的所有资深玩家来说,天怒王朝的部队再一次出现在欧比斯战场时,不论天魔,内心感触良多。
小时候被抢过BOSS和任务怪的,拖怪害过的,长大了欧比斯被杀得鸡飞狗跳过的,下副本在自己村子里还是被杀得鸡飞狗跳过的……还有,那无法忘怀的除了神圣要塞之外,整整一月之久将所有欧比斯要塞收归麾下的,都是这个天怒。
思索良久,竟没有比擅自借用的《九州》的句子更加适合他们的形容。
原小熊座天族公会紫云阁的资深玩家在得知**重组时欣然的长出一口气,说,紫云阁等待天怒,已经等了太久了。
与战神类似,天怒的军团理念同样很血腥很暴力,在全盛时期组建的顶尖精锐部队天怒游骑兵军团,对天族来说的确是不折不扣的噩梦一场,天怒游骑兵所到之处,白色羽翼零落如雨。
尽管当年小熊座的玩家们对独揽欧比斯要塞且姿态甚为嚣张的天 怒多少有些爱恨交加,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前往副本、任务等路上被埋伏在魔族地图上的天族击杀,需要清理护航的人,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天怒游骑兵。
当年天怒游骑兵的军团长,甚至敢放话说哪怕你刚进48副本准备开BOSS,只要有架就要给我出来顶上。
当这样的一个公会,带着一如既往的信念回到战场上时,每一个对他们有所了解的玩家心里的熔岩爆发,都被发动了。
由于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真的是很多很多很多原因,在合服之前,天怒王朝便逐渐衰弱凋敝,合服之后,除却几个铁杆死忠,也鲜少见过这个昔年纵横战场的公会玩家的身影,天怒的重组,其实与战神联盟不无关系。
由于逐渐的孤立,战神联盟要塞防守乏人支持,屡屡失败,对下层要塞的放弃也不断引起争议,多少有些心灰意冷的战神联盟选择沉寂,大部分兵力撤出了要塞战第一线,魔族的散兵在天族要塞联盟的重压之下溃不成军,甚至被天族趁势拿下神圣要塞,第一个忍不了这口气的,不是别人,是天怒王朝。
当年跟在天怒V天石身边担当侦察兵的天怒V暗月,放弃了自己的杀星号,为了继承精神,承传当年天石创造的传说,宛如接棒般结果了天怒V天石的账号,联合暴力,重组天怒。这个年轻的军团长很诚实,很恳切:“我从来没想过能靠天怒王朝统合振兴魔族,现在的天怒王朝也没有这个力量。有这个力量的战神联盟说自己孤立无援,没人帮他,那好,我们帮他,只要能替魔族把要塞拿下来,谁我都帮。”
当初天怒王朝的成员,如今只剩下十来个,天怒V暗月就靠着这班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弟兄,与暴力解决公会的疯狂小柠檬义气相挺,如履薄冰的带着新进的好战分子重回欧比斯,生死练兵。
在魔族半个多月无法拿下上层要塞的尴尬时刻,天怒王朝顶着新兵与散人,夺下拉米兰。
从那一刻开始,欧比斯再一次真正的,沸腾燃烧,风声鹤唳。

【03】献给天迹,献给暴力解决,献给其它等等公会与玩家:这一瞬,即永恒。

我们曾经争执过,纠结过,彼此讥讽攀比过,相互不能容忍待见共处一室过,我们曾经质疑放弃过;
我们将继续整治,继续纠结,继续彼此讥讽攀比,继续相互必能容忍待见共处一室,我们有一天将再度质疑放弃;
但今天,你给你最看不顺眼的那个人上了一个战友保护,你替你最讨厌的人刷了一口血,你顶着最后一口血给正在追赶那个当初老把你睡的怪打醒的人的天族上了一个束缚……你们为一向水火不容的公会坚守实体,你为素无交情的军团围堵侧茎,你丢下输出中的天族神将、勋章、不顾攻击中的要塞可能丢掉的危险,只为了响应战友的一声告急求援……
这一瞬,就是永恒了。

我写下这篇拙劣的文字,只是为了能够为你们记得,这终将过去的一个夜。




× 魔障


我终于知道即使对我来说,有些东西也一样是只能逃离,无法遗忘丢弃的。

过去很多年,我性情活泼,锋芒毕露,桀骜动人。
很多年过去,我发现经过如许无知的挣扎,依旧不断徘徊循环于内心温暖的黑暗之中,便清浅的放弃了诉说。
当你累积一百万公里的行走之后,发现自己依旧用同样的方式爱着同样的人,又还有什么能够言说。
徘徊苦痛,彷徨挣扎,内心对宿命有撕心裂肺的疑惑,期望能够横渡那片漫长的水面。
却是不能。

与新的未来上司吃饭,碍于本世代单身女子的身份,无可避免的被问及个人问题。
从年满二十开始,身边囊括了三十七八至八十三七的长辈都纷纷表示关切并且热心提供人选,然后对我照单全收的姿态甚为哑然。
上司说,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又是你这样的女孩子,怎么会对长辈介绍的对象感兴趣呢。
我笑一笑说其实我这个人挺传统的。
否则还能找怎样的借口,于我而言婚姻永远都只会是一纸互惠互利且合理的社会契约,倘若结婚,便选择一个意识形态、价值观念、文化程度以及家庭背景都相差无几的男子,怀抱尊重的心意,尽可能理解并配合彼此。
一个好的结婚对象,其实与好的工作伙伴类似,至关重要的是能够协调配合,乐于沟通,且具备团队意识。
与爱情没有任何关系。

Loc曾近乎崩溃的质问我,嫁给爱的人,难道世界就会毁灭吗。
我说,是的。

并不是所有的爱,都与美好有关。
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应该查知,我爱人的方式完全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就像一个吸血鬼意图把人类变成自己的同类时,必须先杀死他,然后在他体内注入自己的血液,然后将他埋入坟墓之中,等待命运判决这个人类会接受永眠,还是成为妖魔醒来。
过于剧烈的爱,就如同初拥,与自我之间用尽全力征伐吞噬,不断与灵魂的欲望对抗,然而在这样的厮杀之后,仍是无用。无论用如何压抑的方式去爱,一样带着血腥味,是怎样病态的感情,才会让命运两端的人,都非死即伤。

从最初,就注定了爱是极为愚昧的企图。身为吸血鬼,为何还会爱上人类呢?




× 无忧无怖


2010,只有这一个愿望,只要做这一件事。




× 珍爱生命,适度饮酒。


没想到嗜酒如我有一天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最新交友情况+新工作应酬+抑郁症复发=半个月饮酒量严重超标。
已经喝得神志不清醒到春节将近无家可归这件事都能引起我的惆怅之感,再过半个月搞不好就会发展为人格突变。尽管有所谓上天会在你即将误入歧途的时候为你敲响警钟这种说法,不过苍天给我的警醒未免也太另类了吧!?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最近,因为种种种种原因,情绪持续着最高点大概能够抬到“要不要干脆死一死算了”上面三厘米左右的低迷形态,多少有点儿生无可恋的情况下以“每天都有所长进”的数量饮酒,如果继续下去,不是没可能需要参加戒酒会……
然,因为在游戏里认识了一个人进而认识了一圈子人之后,主动饮酒的情况莫名的改变了。

这个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狐朋狗友勾心斗角的圈子为了对新人表示欢迎(只是顺便)同时贯彻他们夜夜笙歌的宗旨,花了大概一个星期让我见识到在你有钱的情况下在北京到底能够弄到多少种酒以及一个人一辈子大概能喝多少种酒。

就在欢迎会的热潮好不容易有所消退我打算让这一个礼拜大概没有留下对酒精之外的事物的记忆的胃稍事休息的时候,预定会在明年成为我老板的人开始以“为了来年建立各种人际关系”而要求我随同出席各种需要饮酒的场合,凭良心说在这种场合内饮酒的数量明显不及上周来得生猛,然则公事应酬比起纵情声色更容易促进抑郁症发作,一个工作勤奋上进会来事儿的优秀青年就这样陷入了不得不喝酒因此抑郁症加剧为了治疗抑郁症又继续喝酒的恶性循环……

本来颇有机会误入歧途的人生就这样开始了禁酒期,堕落的欲望输给胃痛,梅菲斯特应该会痛哭流涕。
总之,在这个已经开始吐血的冬季,珍爱生命,适度饮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