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我介紹

苏胤

Author:苏胤

× 最新文章
× 最新留言
× 最新引用
× 月份存檔
× 類別
× 搜尋欄
× RSS連結
× 連結
× 加為好友
× 常用语


一针溅血。
随他去吧。

以上,近期前后两套常用语。
前者出自某编辑友人,责我戳破他人自我宽慰的幻想。
后者赠予某编辑友人,教他在下属公司不能及时交件又无计可施时自生自灭。
两者都能充分说明我生性残酷,犀利无情。
事到如今还有人要为这件事黯然神伤,诸君到底要到何时才肯放弃“她搞不好也许可能尚且怀有一丝人性”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我很早以前就开宗明义的讲过了,我的成长基本上就是人性二字崩落的过程。

连着周五的休假在家呆了三天,打了三天网游,说要换游戏起码一千次,结果还是在崩坏塔里打得不亦乐乎……;
日日在埃雷修兰塔的大厅里悠闲的坐着参观各路帅哥虐人与被虐,周周说,你差不多快成普利姆据点的吉祥物了;
我亲爱的异族姐们儿艳酒为了爱终于正式叛逃,成了魔族的孩子,但她温柔的荣光能否穿透魔护的驴皮还不一定;
因为失去了艳酒,破云开始成日暗示明说的撺掇我转到天族去,不过每次刚说完就担心倘若我真的同意,他自己会被魔族五大军团削到不能出门而放弃,真是不爷们儿;
集中了全服极品的KSK公会居然重出江湖,因为二得过头导致我一度怀疑这一个公会的人都是天族的内应,结果魔族的哥哥们为了以示气度,居然把克罗坦要塞放给他们玩儿,有魄力,要塞丢了之后,蹦极与天石都被我削到寸草不生;
我的PK手法大有长进,原点与周周不在话下,昨天还差点儿打赢了KING啦噢,自信指数飙升。
有意思的毕竟是人不是游戏。

所有朋友的BLOG中,最爱看的阿蒙的,尽管此人很可能便是导致FC2服务器隔三差五惨遭和谐的元凶,然而仍是爱看。
大家理念近似,能够连接理解,尽管对于时局应对的姿态截然不同。
我们厌恶同样的事物,我们热爱同样的事物,但与我以酒自醉,以景消愁的委婉不同,阿蒙的直接与锋芒,宛如我内心最是真纯清明那一部分的映照,对于以奢靡和繁华层层叠叠覆盖自我的人而言,如此鲜明而醒觉,如此难以逼视。
也算是无巧不成书,刚看完阿蒙的BLOG,又看到科幻世界给全国幻迷的公开信,没看科幻世界也有七八年之久,和四川科技出版社的往来倒是甚多。略略看过公开信,深感变革与嘶吼往往都从最底层开始,而我们自持悠然的姿态,在碰触到这些绯红的灼铁时,亦不过一言废纸。

有些事,始终还是不能随他去吧。




× 成年之兆


年岁渐长,最先降低的,大概是博客的更新频率。
其实时间精力并未发生明显减损,为了工作,坐在键盘面前一夜八千,日行万里,然而面对自己的日记与博客,感到脑内杂务缠身。半年前,身无分文,无事可做,内心清冷,在天津的深夜中迷路,昼夜颠倒,因为药品管制,把巧克力当作安定吃,还能坐对莹窗笑望秋雪,如今连入腹的酒十之八九是为了应酬。
阅读目前尚在校园内,对人生充满踌躇与意气的友人撰写的文字,鲜明的感到心态迁徙的异样,无法一如既往的珍惜从一而终的事物,保有不变的情怀,大概是人生中最无可预料亦无可奈何的浪漫流转。
终于,连我,亦闲情不再。

与字写得很好的那个男友分了手,因为不再有耐性与一个与之没有长久计划的男子协调配合,并在此过程中理解忍让。
与Bear吃饭时,他觉得自己从德国往返的这一季中,我的日常姿态尖锐了许多。必须承认,眼下的工作已经让我倾注了所有修养与耐性,事到如今,已经不想再就细腻的心绪问题迁就任何一个公务与家事之外的人,即使我甚为喜爱他。

身边诸多所有事务,随着不断的放弃,与时光推移,逐渐清晰明朗。我并不认为这一刻的选择将会延续终生,也是三五年后,当我拥有足够心力与能量,修复崩塌的光阴,或许仍会起身前行,带着一只ZIPOO与一盒黑鬼,不复回望。
但如今,只是偶然转身去看过往的人,也如同水中的幻觉,所有的爱恨,都失去了轮廓。
当我再一次面对一个人,甚至不能够确定自己是否爱他,那回忆又究竟还有多少意义与重量。

母亲来了一次北京,带来老家之中我需要在意的人的市调报告,同时接受我的日常汇报,并且进行临床考察。
如今我与家族的相处,越来越像一场互惠互利的终生公务,依托其力量,并且给予相关业绩报告,达成具有资金和权限实力的上级的期待值,同时与除了具备血缘关系之外与商业对手再无二致的同行针锋相较。
三姐听说我结束散漫的流浪回归职场时对我新任职场的叛经离道充满期待,但在我打出公司名称与部门职位时,不必照面亦知她面如死灰。

在我精彩纷呈的家族关系之中,胜负分布普遍如此,对整个家族最没有要求与执着的那一个人,总是赢得最后的竞标。
志不在此,因此不会毕露汲汲于求的面目,清浅淡漠的相对,自然能够无视姓氏与出身的残忍公正。料理系列杂务的时候不经意会想起,我对法律最初的兴趣,其实是来自那一身漆黑的法袍。
曾经有人和我说过,你是不能从事法律相关工作的,因为从你出生的那一刻,便注定了你将藐视大部分的常识与规则。
当然他的原始论点多少有点错误,对常识与规则有太多尊重的人最好一生不要靠近法律,否则现实的面目将过多伤害他们的纯真。

认识到自己骨子里更像个PUNK,却坚持皮相上的道貌岸然。喜欢上the xx。极简约的英式迷幻摇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