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我介紹

苏胤

Author:苏胤

× 最新文章
× 最新留言
× 最新引用
× 月份存檔
× 類別
× 搜尋欄
× RSS連結
× 連結
× 加為好友
  • 10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 12
× 心如雪夜


这一天北京大雪,窗寒门冻。
我从三十公里开外艰难的回到家中,一路不断面临冻死或摔死的危机,险象环生,命悬一线。
跨进家门散步之后接到母亲长达一小时三十九分的电话,最后还闲闲同和我说,我觉得饶灵均不错。
晚上十一点下PVP本之前,她同我背起心目中理想女婿的名单。
每次话题涉及此事,我都会对自己没有制造在此之外让她忧心忡忡的其余问题而对自己的人生充满疑虑。
这天晚上我在游戏里大杀四方,群攻不止,倾尽全力的把已然生猛的输出发挥到极限。
我仍旧无法想象自己能与某个男子一世情长,倾尽厮守。

亦舒最新一批的小说中我最常看的那本的女主角说,少年时梦想为了爱结婚,事到如今,能够不为钱结婚已经很好。
和很多人所臆测的不同,我对婚姻没有任何排斥与歧见,只是掘地三尺,无法为自己找到一个结婚的理由,哪怕是爱或钱之外的寂寞难耐社会义务奉子之命酒后失言一时冲动。内心非常清楚,我即使会为了一个人去死,大概也不会为他举案齐眉洗手羹汤。
十六岁那年,父亲在我面前一声长叹说,即使后来有了你,经过了这些年,我还是很后悔结了婚。
而我更愿意爱过的那些男子,在心里留下的只有我怆然殷红的记忆。

尤其是爱的人,嫁与他,朝夕共处,脉脉相闻,一样会被时间打破所有的幻觉。
当你能够轻易看破猜透对面的男子言语中掩藏的真相与因由时,就只有深知自己随时能够抽身而去,才有一笑置之的余裕。隐忍交付,徘徊滞留,不过是迅速的沉沦。

兴致若好,我会刻意相信对方的谎言,营造琴瑟和鸣相安无事的气氛。
愉悦时不妨把内心的真相暂为保留,纵情享乐,转身时亦不必说破,只要自己明了前因后果,又何必解释给人听。
最近偶然感到兴趣的人就正在迅速消耗我的耐性,很有可能24小时之后就会把他从最近的介意项目中彻底抹去。这是在职场上所学的经验,对于已无助益的事物,大可不必有伤感的流连。
岑玄曾经将我的内心形容为一口冰冷的深井,寒气彻骨,深不见底。到底是不应该与寻常男子过分亲近。
我爱人的方式是一把锋芒毕露的利器,像一匹奇异的野兽,隐居在灵魂的迷宫尽头,剧烈而暴戾。
尖锐且无情。

偶尔也会对一个极其普通的男子产生兴趣,亲近一晌,但并不会容许他进入你的世界。

在MSN上与森林说,想喝酒,无奈家中存货告罄,只好寂寞的看着倒映在雪上的苍茫月光。
我们大概有半月不曾问候联络,甚至不知道彼此是否人在北京。但话一出口,就知道他一样是会来。
因为彼此住所距离遥远,他来时我几乎睡着,站在门外的男子,眉目飘渺,带着一瓶解百纳和一身寒气连绵的细雪。

这一刻,爱与不爱,又有什么要紧。

围巾外套尚未完全脱下,就已经说起最近发现一家极好吃的店铺,要找时间一同前去。
两个人睡眼惺忪,酒意朦胧的对坐时,免不了提起春节大假回家与否的事宜,彼此的姿态尽管都还淡然,神情也一样是头痛的。这个内心桀骜冰冷的男子,一样是一众伯母眼中理想的千金归宿,因为他容貌俊朗、富有才情、工作稳定、薪资尚可、家境不错。更因为对他内心的锋锐孤独狂傲一无所知。
我们从不提及彼此的相似,出于骄傲和伤痛。

无论如何,我对眼下纷乱的情结已经产生了强烈的厌倦。
不如凭借契机,把荒诞的感情游戏一一终结。
令心如雪夜。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