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我介紹

苏胤

Author:苏胤

× 最新文章
× 最新留言
× 最新引用
× 月份存檔
× 類別
× 搜尋欄
× RSS連結
× 連結
× 加為好友
  • 10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 12
× 窄门


花了三天时间看完《窄门》,尽管纪德从来不是我所爱的迷思。
而《窄门》的全部意义是它让我通过不愿再看一次的《马太福音》之外的途径了解了窄门的意境。
因此即使整本书的原则与氛围都像任何宗教般与我的世界背道而驰,我仍旧在美学上找到了与之共鸣的位置。
基督说,你们要努力进窄门,我告诉你们,将来有许多人想要进去,却是不能。
在没有信仰、虔诚、盲信,乃至没有遵从的世界中,窄门是内心桀骜的尊严,生命强悍的面目与灵魂孤寂的自由。

期许或者有人能够一同穿过那扇窄门,却是不能。

对萧何说,今年无处可去,他只是长叹一口气就挂了电话。
在可以用很多来表达的年份以前,怎么会想到终有一日我们彼此之间也会渐行渐远。
LOC也问,你想要的生活究竟是什么。
而我也一样不懂为何他无法接受我想浪迹天涯追寻荒芜自在了此一生的答案。
认识LOC已经三年有余,在我们被酒色财气浸润的神志交流与觥筹交错的语言应酬之中大概是我最真挚的一句回答。
他的反应是不解不信。

十四岁那年独自从深蜀腹地一路到达极西,内心空无一物,魂魄自由放纵,整整一月的时间被自我的狂热烧灼,不被疲乏与陌生控制,每一刻都听见血液从肌肤深处呼啸而过。
即知这就是宿命,哪怕终我一生也无法将之实现到淋漓尽致。
我贪恋物质是在这之后的事,因为无法触及唯一期许的事物,因此更需要诸多旁骛,被众多繁华填充安抚,是病入膏肓时鸦片的疗伤,就像益发在疼痛深处,越是会带着精彩笑靥与那些美好男子错误相遇,就算是情愿,也仍旧难以被人事流转所殇。

即使是在被《东京巴比伦》所震荡的年纪,也始终认为那不过是大川七濑一如既往别致精心,设计装点过的荡气回肠,时至今日,才觉得樱塚星史郎花一年的时间去尝试爱一个人,其实别有深意。

在穿过那扇窄门之前,我们何尝不曾寻找过。

岑玄在停顿一秒之后谢绝了敦煌学院的交换留学与外研保送后带着残酷笑靥对我说,你已经去不到声色犬马之外的世界。
而我也渐渐能对他的讥讽冷漠淡然相待。
岑玄从来没有阿莉莎的挣扎困惑,他是出生时便没有携带七情六欲的男子,不具佛像的隐匿高僧,因为没有任何信仰,所以内心坚定完整,只要与所迷恋的事物自圆其说。他不需要任何一个女子带给他震撼与填补,自生自灭,摒除万物。
只追逐自己唯一的欲望。

我们相遇时,他已在彼方低吟浅笑,清净的隔绝了人事所编织的纠结红尘。
我从未听岑玄提及他的家庭与爱,过往恩怨情仇,仿佛他只是一个突兀来到世间的寄托,因此孑然一身,因此全无迷惘。
如果说穷其一生我也会对某一个人心怀嫉妒,那人只会是他。
并不因为他得到的,因为他能够放弃的。

我依然可以在任何时刻轻装简行,即时上路,到世界的边陲追逐一片云卷云舒。
但到何时,才能不必为去处和归期考虑,并一一交待,给出答复。

到何时,才能自若的穿过那扇狭窄的门扉,站在彼方,不必回首相顾。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