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我介紹

苏胤

Author:苏胤

× 最新文章
× 最新留言
× 最新引用
× 月份存檔
× 類別
× 搜尋欄
× RSS連結
× 連結
× 加為好友
  • 10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 12
× 【冲动系|我就是对黄金水区满屏交友信息不习惯】《围猎》


这就纯粹是个冲动系的东西,
因此谁催我继续往下写我跟谁急;
如果你们不催,搞不好我在闷骚与寂寞之下会没事儿更更新……


——“我杀人,是为了活下去,正如你吞没天空的飞禽,蚕食地面的蝼蚁,王啊,从这一刻起,弑杀就是你的名。”

01.D 苏羽生死了

“苏羽生死了?!”蝉姬从弥漫着鸦片香气的软榻上一跃而起。
香英还没接触到她的眼神,便已像被冰水浸过般浑身一颤,恐惧的刀锋剜过她缭绕着金属与丝绵的心脏,带来临死前致命的疼痛,不知什么时候,面前柔若无骨,姿如春水的女子已经把一只娇软白皙的右手插在了她胸口上,拨动秋弦的指端缭绕着她坚硬的的血管与神经,开始面无表情的撕扯,没有创口的皮肤下开始蔓延起深深的红。
蝉姬深远幽雅的声音在问:“那你还回来做什么?香英。”
“主子……主子要我……告诉您……消息……俱梨伽罗龙王的消息……”
蝉姬的瞳孔,斩断秋水接续春愁的瞳孔,在听到那名字的瞬间蓦然放大,右手一松,苏羽生这辈子最精良的傀儡人偶作品捂住开始涌血的胸口摔落在她脚下狠狠喘息。
“说吧。”
不过转眼,蝉姬已经倒回了那张幽雅柔软的长塌,细长管烟中缓缓浮起的香息盖过了指尖残留的血气,这一刻她又是明眸皓齿,巧笑倩兮,长袖善舞的流云堡主人胧蝉姬,方才的刹那中俨然能够盖过天下第一杀手苏羽生的凶戾身手几近南柯一梦。也还是那般雅致清浅,悠然悦耳的声线。
“说这个让苏羽生无法生还,让你不惜抛弃对主子的忠诚和他尸首也要带回来的消息。”

“苏羽生死了?”商无悦一刀几乎削下身旁商辛的头皮。
商辛惊恐万状的躲过兄长曾经斩下中州最大豪商的头颅的利刃,跌坐在一旁的麋鹿绒毯上。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下首的匕阿奴:“你说的是苏羽生?天下第一杀手苏羽生,当年三招就在大哥脸上削出一个十字刀疤的苏羽生,从制作傀儡人偶到下厨烹饪都能冠绝天下的苏羽生,流云堡的苏羽生……你说他死了?”
“二当家的,苏羽生的确是天下第一杀手,三招就能在大当家的脸上削出一个十字刀疤,从制作傀儡人偶到下厨烹饪都能冠绝天下,但他并不是流云堡的人。”匕阿奴跪在下首,毕恭毕敬的纠正到,“也并不是奴才说他死了,如今,宓非罗的所有人都说他死了。”
商无悦抚摸着脸上已有五年之久却仿佛仍在作痛的十字刀疤,皱眉问:“他是怎么死的?”
匕阿奴重重磕头:“大当家的恕罪,属下无能,苏羽生的死讯此刻想必已经传遍了整个宓非罗,但是其人究竟死在何时何地以及为谁所杀,至今依旧是谜……属下甚至买通了他最得意的傀儡人偶香英的看守,但尚且一无所获……目前据属下所知,如今能够确定是与苏羽生的死有关的只有‘他是为什么死的’这一件事。”
商无悦与商辛面面相觑,大当家沉吟半晌之后终于走回虎骨高椅盘好双腿腿重重坐下,两臂撑住膝头,吐了口气:“说。”
“据说,苏羽生的死与俱梨伽罗龙王的情报有关。”

“苏羽生死了?”斜金侬诧异的看着自己最虔诚的门徒。
带着低矮兜帽的男子匍匐在长着一张与幼童无异的面孔的导师脚下,他的沉默是尊崇也是对报告的复述。
谢金侬的精神几乎有些恍惚的意味,在他参破了无道玄机之后的三十年中未曾浮现的迷惑懵懂在得知苏羽生的死讯瞬间仿佛被遗忘的山呼海啸一般涌上心头,一瞬间他的身心似乎回忆起了七情六欲,脑中百味杂陈。
苏羽生死了。曾有一个刹那他几乎以为那个游走红尘,沾染无数酒色财气的男人比自己还要接近无道玄机的真髓。那个仿佛能在谈笑间将天下至艰难的谜题破解,无论头脑技艺都堪坐拥天下却以刺杀为业,永远一掷千金的男人,就这样突兀,没有丝毫征兆的,死了?
“扶苏啊……”斜金侬的呢喃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沙哑。
“是?”匍匐在地的门徒微微抬起上半身,已经有很多年,在足够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苍老消磨的时间里,他不曾听见导师的声音中流露出一丝人的特质。
“苏羽生是为了什么而死的?”斜金侬的脑海中浮现了很多年前他闲散而空逸的笑容,那无所不精却不务正业,目空一切又妄自菲薄的男子,世间竟然还有能够取走他自己并不重视的那条命的事物存在么?
“是,宓非罗中都盛传,苏羽生的死是为了向他最爱的女子流云堡主人蝉姬传递一个消息。”

——“俱梨伽罗龙王的消息。”

→ 未完别待续……









× 周允通 // URL
你又来了……
有这个闲工夫干嘛不把少年的那个东西写完啊?
date:2010/01/27 (Wed) #-

[ edit ]

▲page top
× 苏 // URL
……因为你很久没被甩了,我找不到新的灵感啊……
date:2010/01/28 (Thu) #-

[ edit ]

▲page top





只对管理员显示